当前位置:东台新闻中心 > 艺术 >

基弗在哪里?WHERE ISANSELM KIEFER? 独家 追踪:“24亿作品丢失”事件

时间:2019-12-09 15:27   作者:东台新闻中心   来源:

Maria:我已经报警

11月18日,MAP收藏机构的负责人陈涂(Maria Chen Tu)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一时间关于德国艺术家基弗、吕佩尔茨 24亿作品丢失 的事件引起了社会极大的关注,成为一次跨国的艺术事件。实际上,这场艺术圈巨大龙卷风波的源头可以追溯到3年前,2016年底中央美术学院举办的 基弗在中国 展览首站。临近展览开幕,基弗强烈发声,称自己并不认可本次展览。之后的3年, 基弗展 又巡回南京、山东、湖南等地,直至今日的作品 丢失 。而处在这场旋风中心的,是这批作品的原收藏机构MAP,以及中国巡展的 投资方 德国贝尔公司。


资料图基弗作品

作品丢没丢?作品怎么样了?事件将如何进展?这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本报第一时间联络到事件的核心关联人 德国贝尔艺术机构的负责人马跃、MAP收藏机构的负责人陈涂,试图从当事人的角度为读者们拼凑出事件的真实原貌。而从事件的发展中,或许也折射出艺术行业蓬勃发展过程中,相关法律法规、制度准则仍有进一步完善的可能性。

专访马跃:画没有丢!我不会跑!

她在骗人?

记者(以下简称记):最近大家非常关注这次的 作品丢失 事件,作为直接的关联方,应该也受到很多影响,您能谈谈来龙去脉吗?

马跃:这个事情要回到2016年做央美展览时候谈起。

2016年12月,我与MAP收藏的CHONG-JYUMARIA-JULIANA CHEN-TU(陈涂)达成协议,在中国通过10年时间,全权独家代理运营MAP收藏的一批德国艺术家作品,我跟她的合作是营利性的。当时列出了10位艺术家的名单,考虑到基弗在中国的认知度,选择以他作为最早在中国进行展览的艺术家。

基弗在上世纪80年代就被中国大陆艺术界认知,很有影响力。他为什么一直没有在中国举办大型的个人展览?那么多人想看,我把这个展览投资引进来,在中国最有学术影响力的专业学院的美术馆进行展览,有专业、学术的团队策展呈现,做的是学术展,不是商业展,对我们艺术圈、文化圈也是一件大好事,是不是?

展览临近开展了,基弗提出反对展览。但是他没有说作品是假的吧?没有说作品不好吧?没有说作品来源不对吧?他反对的点,是他认为是 回顾展 。但是,我们展览的作品确实跨越他人生很长一段创作经历,确实是 回顾 ,可能用 回顾性质展览 更恰当,但这是 咬文嚼字 。

记:是不是因为没有跟艺术家提前知会举办展览?或是没有邀请他来现场?

马跃:这是基弗的说法。我们的展览是完全合法、合规的。我们的宣传、海报都写得很清楚,作品来源于MAP收藏和路德维希美术馆,是收藏展。艺术家的作品被购买、收藏以后,其着作权还属于作者,但展览权、买卖权都让位到作品的拥有人了,这是法律明确的。就好比你买了一张画,你想展就展、想卖就卖,邀请艺术家参与是出于尊重。

首先应该由收藏方去负责邀约和告知艺术家,据我所知,我们的策展人和作品的出借方,在展览前和他及他的代理人有过多次的沟通。我作为作品在中国的投资、策划方,我出钱、出力、组织、策划,最后还要被指责?这好像不合道理。

记:为什么当时没有在公开平台进行澄清?

马跃:当时就觉得 清者自清 ,我又没做错什么。2016年12月,我们向基弗发了律师函,请他撤回对贝尔的不正确言论,停止侵犯名誉权。所以我们后来在国内做了这么多场基弗展览,他还有说什么吗?

贝尔在清算?

记:网络上有对您身份和贝尔公司的质疑。网上还有对伯爵先生和策展人贝阿特女士的质疑。

马跃:(我是)北京人在德国,艺术品收藏者。贝尔公司是2012年在德国明斯特法院注册成立的,2017年迁回德国汉堡。维里德里希 冯 莎尔伯爵他是我的合伙人,持有公司股权。

冯 莎尔伯爵就是伯爵身份,是汤若望家族的后代,他的城堡很多中国艺术家也都到访过。

贝阿特女士是德国路德维希(科布伦茨)美术馆的馆长,她目前也是国际博物馆协会(ICOM)德国协会的主席,她是很严谨且知名的学术研究学者。

记:有资料显示贝尔公司 注销 了?

马跃:是 清算 。公司进行清算也是很正常,目前我们已申请恢复。

作品丢了吗?

记:事件进行到现在,大家都想知道作品丢没丢?

马跃:作品没丢,她在说谎!

记:在哪里?

马跃:在香港和中国的保税区仓库,3年来对方一直知道。

记:为什么MAP召开新闻发布会,说作品丢了?

马跃:陈涂就是想宣布对这批作品的主权,便于她直接销售。

我投资,把这批作品在中国运营了3年,在专业的美术馆巡展,美术馆的展览是非营利性质是学术展,我不能卖画,也没收过门票钱,而且还没有到我们约定的10年的预期。3年来。策展费、保险、修复、包装费、运输费和仓储费以及展览的相关费用等等,这都是我来进行投资的。现在3年,作品市场价格涨了大概20%,她就想出手卖画了。我付出的投资、做的那么多工作呢?是不是她应该补偿我?

记:她这么做的目的是?

马跃:过河拆桥。

作品值不值24亿?

记:作品有哪些?真的有24亿这么高的金额吗?

马跃:包括基弗、吕佩尔茨、格拉夫等3位艺术家的作品,3年来这些作品,是我投保交纳的保险费用。没有24亿。她在说谎!

为什么不起诉?

记:当时没有签书面协议就进行了合作?

马跃:是的,没有书面协议。但是有书信往来和事实的存在。

记:为什么不签书面协议呢?

马跃:这个问题不应该我回答。

记:事件后续将怎么解决呢?

马跃:她完全可以寻求正当的法律手段进行维权。

我计划近期适时在德国举行新闻发布会,向公众说明情况。我会通过法律途径进行维权,消除对我和贝尔的影响。

(马跃,艺术收藏者、投资人)

专访MARIA:画在哪里?马上送还!

他在骗人?

记者(以下简称记):近期您举行新闻发布会,说明了 作品丢失 的情况,大家都很关注事情的情况,以及作品的安危。请您介绍事情的情况?

MARIA:这件事情在外界看来很crazy(疯狂),但实实在在发生了。我最早接触马跃是2016年12月中下旬,当时央美的基弗展已经举办。他到德国来找我,说希望上海龙美术馆可以继续举办基弗的展览。2016年,由官方邀请、组织,吕佩尔茨在上海的中华艺术宫进行完展览,效果不错。我当时考虑到场馆的官方性和专业性,而且作品也在大陆境内,多做一场展览也可以,就同意了他将作品留在中国大陆。

记:您说是2016年12月才开始与马跃有接触。基弗在央美的展览是2016年11月19日开展的,前期的展览筹备等过程都不认识吗?

MARIA:是的,前期的策划、筹备,包括借展过程都是由德国的策展人贝阿特女士和团队进行联络沟通的。当时她告诉我,这是中国官方邀请的高规格的学术展览,基于对贝阿特的信任,我相信并且认可,就把作品外借了。当时,我并不知道有贝尔公司,不知道贝尔在过程中起到什么作用,也不知道贝阿特是贝尔的策展人。我只是希望做促进文化交流的事情,没有想着盈利这方面的事情。

记:为什么到展览临近开幕了,基弗先生提出了异议呢?

MARIA:作为一场正式的,那么高规格的展览,应该需要邀请艺术家到现场出席开幕吧?但是并没有。我们作为作品的收藏方、出借方,也没有收到出席开幕的邀请。按照国际惯例,应该由美术馆或策展方进行告知和邀约。但直到展览临近开幕,我们才从其他方面了解到展览的信息。这是对艺术家、对我们收藏机构的不尊重。

所以基弗先生非常生气,他觉得作为艺术家没有被尊重。

记:确实当时基弗先生的异议也引起了很多的讨论,但为什么央美展览后,在中国大陆又进行了几场基弗先生的展览呢?

MARIA:央美展览以后,马跃就到德国来找我了,就是前面说到的希望在上海龙美术馆展览。因为央美展览,我们与艺术家也产生一些隔阂,2017年6月,我特意飞到巴黎拜访基弗,跟他讨论希望能在上海做一次展览,基弗也同意了。

但是,所谓的 上海展览 到今天也没有影子,这完全就是马跃的一个幌子,他就是想把作品留在中国,控制在他手上,不送回德国。上海展览没有后文,我跟他说,如果在中国没有展览,就把作品运回德国,后面的事情后面再说。他告诉我要在南京、长沙等地做展览,一直控制着这批作品。

我当时明确表明,只能在中国官方的美术馆进行学术的展览。他说中国的美术馆都是官方性质的,不存在 私人美术馆 。我对中国大陆的情况不了解,就相信了他。但明确要求布展、撤展必须有我德国的专业团队在现场。

2018年9月,长沙的基弗展开幕;12月,吕佩尔茨山东济南的展览也由他牵线,由馆长亲自策展。但当开幕时,吕佩尔茨出席展览后发现,展览呈现与原计划完全不同,只有后期的作品,前期的作品都没有展示。我们也与馆方沟通情况,馆方告诉我们,马跃说前期的作品还在关外,没有进关,这与之前的展览计划就是有很大出入的。

长沙的基弗展览结束的时候,马跃以出关手续没有办妥等理由,让我的德国策展团队先回德国。等我的团队再作联系的时候,展览早就已经撤了,都被他运走,作品早就不在美术馆了!

记:当时您没有追要作品吗?

MARIA:有啊,我一直催促他尽快将作品送还到德国。今年年初,马跃就跟我说中央美院要在深圳开设一个新的美术馆,大约3月开馆,希望开馆展是基弗的作品。后来又说4月开。直到我深圳的朋友去了他说的地址,还是一片工地,完全不像马上能建成、开馆的样子。

今年5月,有一对夫妻到德国找我,他们是深圳这个美术馆的创始人。他们告诉我,马跃说这批作品是他本人的收藏,MAP是 马的收藏 的意思。马跃以作品为条件,要求与他们合伙开设美术馆,还向他们借了很多钱,一直没有归还。有我们双方共同的朋友知道了这个事情,就告诉了他们,他们很急迫地就到德国来跟我核实。

我多次催促他归还作品,马跃发信息承诺5月15日将收藏品运到我指定的香港仓库,但都并未实现。并且还虚构了运输的汇款单发给我。

为什么不签协议?

记:为什么涉及到那么多重要的作品,却没有签协议?

MARIA:按照国际惯例和我们以往的经验,我们收藏机构都是和美术馆签订协议的。比如最早的央美展览,我们是和策展人直接联系,并不知道贝尔在其中的作用,我们与美术馆签展览协议,与策展人合作。我们MAP与贝尔没有合作的关系。后面的展览,也与美术馆有协议。我没有与贝尔的合作,马跃只是在展览中间牵线的人。

作品在哪里?

记:在一些资料里显示,马跃认为MAP知道作品在哪里,根本没有丢?

MARIA:我不知道作品在哪里啊!他可以说在哪个仓库存放。但是当时撤展的时候,我的团队被他赶走了,没有我的团队在现场,没有视频,没有清点交接的文件。他只给我看了贴着封条的几个箱子的照片,箱子有几个?箱子里是什么?作品有没有损坏?哪些作品在里面?没有开箱查看,就没有人能保证。

而且由于他还欠着仓储、运输的费用,好几个月的仓储和保险费用都没有交,一部分箱子还质押在深圳、香港。可能作品这时候就在哪个码头风吹雨淋!

后来我才知道,作品进关申报时,他报的作品的价值很低,不符合作品本来的价值,这很危险。

我很担心作品的安危,艺术家很担心作品的安危。吕佩尔茨的很多早期作品很珍贵,比如他早期唯一的一件装置作品,他自己都没有了。所以他这次也来到北京,来跟大家说明情况。

记:作品的24亿价值是怎么核算的?

MARIA:按照作品的市场价格,而且很多作品都是艺术家早期的重要作品,非常珍贵。

作品怎么可以销售?

记:您最初同意展览的初衷是什么?没有商业目的吗?

MARIA:我们MAP是2001年在维也纳成立的私人艺术基金会。我负责展览和对外沟通。我们的初衷就是促进文化和艺术的学术交流,不涉及到商业的内容。我们的收藏建立起艺术家完整的学术体系和脉络,这是非常不容易做到的,怎么会同意将作品拆散进行销售?

当时,马跃介绍说恒大集团要建设美术馆,希望整体对基弗的作品进行收藏,我们也在考虑。我们必须要保证收藏体系的完整性,以及机构是否具备这种专业的收藏能成熟女人色惰片力。但其实恒大集团美术馆收藏事宜也是马跃个人虚构的。

我们曾经将HelmutNewton的作品借给毕加索美术馆做展览,将新表现主义大师Penck的作品借出做了多年的国际巡展,都是无偿的。我借出作品没有存在商业目的,我们要做的是文化交流。

说是要卖画,如果说在中国的几场展览能提高画价,真是 无稽之谈 。

为什么不起诉?

记:为什么不走法律渠道起诉呢?

MARIA:我们已经报警了。这个事件我跟贝尔从头到尾没有商业合作,我不认为是民事的商业纠纷,这是涉及刑事的 诈骗 行为,所以选择报警,警方也已经介入了。而且仓储公司、深圳的那家美术馆也都对马跃进行了起诉。

希望作品尽快完整、安全地回来。

(Maria,MAP艺术机构负责人)

○2015年下旬选择10位艺术家名单,开始筹备中国展览(马跃言)

○2016年上半年已与基弗方面邮件沟通展览事宜(马跃言)

●2016年7(或8)月策展人贝阿特向MAP借展基弗作品(Maria言)

◇2016年9月2日-11月27日上海中华艺术宫,吕佩尔茨展览举行

◇2016年11月19日-2017年1月8日中央美术学院,基弗作品展举行

●2016年12月22(或23)日马跃去德国拜访Maria,洽谈继续在上海举办基弗展览(Maria言)

○2016年12月贝尔向基弗方面发律师函,希望撤回对贝尔的不正确言论(马跃言)

◇2017年3月11日-5月11日南京百家湖美术馆,基弗作品展举行

◇2017年3月28日-4月28日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吕佩尔茨作品展举行

●2017年6月Maria前往巴黎基弗工作室,讨论后续展览情况(Maria言)

◇2017年9月武汉美术馆,吕佩尔茨作品展举行

◇2017年12日-2018年1月20日山东美术馆,基弗作品展举行

◇2018年9月29日-11月25日长沙李自健美术馆,基弗作品展举行

◇2018年12月4日-2019年3月10日山东美术馆,吕佩尔茨作品展举行

●2019年初马跃告知Maria央美将在深圳新开美术馆,希望展出基弗作品(Maria言)

●2019年5月深圳藏家去德国拜访Maria咨询情况(Maria言)

●2019年5月Maria要求马跃归还作品,马跃承诺5月15日将作品运至香港指定仓库(Maria言)

◇2019年7月Maria至北京报案

◇2019年11月MAP方面举行新闻发布会

编辑:江兵

下一篇:没有了